多伦多蓝山滑雪记

多伦多妈妈网编 作者:你最非凡 来源:腾讯博客 2012-02-07 00:03
还是星月当空的黎明时分,大巴载着一车饱满的兴奋向着西方的雪山一路疾驰,转弯时,从大大的玻窗中看见身后漫天火红的辉煌——上天真是眷顾我 ..
还是星月当空的黎明时分,大巴载着一车饱满的兴奋向着西方的雪山一路疾驰,转弯时,从大大的玻窗中看见身后漫天火红的辉煌——上天真是眷顾我们,持续两周多零下二三十度的严寒给滑雪场铺就了厚厚的雪被;而前日起又开始转暖,今天应该是滑雪的最佳时光。与哥哥执手相依,恍惚回到北京的机场大巴上,此去经年也,真是感慨满心!



 多伦多蓝山滑雪场夜景


两小时后终于抵达了青松白雪的童话世界,不过十点,却已热闹非凡了。这个巨大的天然滑雪场位于雪山南麓,大约分为三个区域——从东向西依次为高级、中级、初学区。初学区是一个大约上百平米的极缓的坡,二三十米的传动皮带将人送至坡顶,然后可缓缓的滑下;中级区比初学区要长十几二十倍,坡度有急有缓,当然所谓的“急”也只是相对于初级区而言,最多不过50度而已,有类似于缆车一样周而复始不断传动的吊缆、T型的扶绳从上倒挂下来,将人带至上千米外的坡顶再滑下;高级区则是位真正熟练的滑学者准备的了,由易到难也要分为绿、蓝、黑三个区,由缆车将人送上雪峰,黑区的缆车几已伸入云端,不时有“神仙”自云中下凡来。哥哥的同事们一个个身轻如燕的和我俩拜拜了,只觉得足底发痒,恨不能立刻一试身手,想当年俺也是旱冰小将呢! 

 


 新手区


没去花钱听课就迫不及待的套进滑雪靴、登上滑雪板,于是——这辈子也从未体验过的恐怖立刻降临了——始料不及,我的双腿竟然不听使唤、身不由己的朝前滑去!眼看着面前就是一个陡坡,我脑子里立刻一片空白,惊慌地向哥哥求救,无奈他也是只“菜鸟”,唯一不同的是他还稳稳的把扶着一根柱子。我绝望的看到他眼中的无奈;没等回过神来,我已经猛地开始朝下俯冲,立马听见从自己嗓子眼里冒出来的疯狂尖叫,估计足以吓死一只耗子……几秒钟功夫,我就张牙舞爪的重重摔倒在雪地里,然惊魂未定我已大笑不止——身体与大地牢牢相依竟然是如此幸福!与之相比,0的疼痛是多么的微不足道啊!再望黑区的雪峰,仰慕已然转为敬畏——俺的腿好软,还得再坐会儿才能爬得起来。好半天,才想起把自己从滑雪板上解脱下来,准备老老实实的走到初学区后再套上它们。令我惊奇的是,在我哆哆嗦嗦好容易爬起来脚踏实地的时候,哥哥居然已经从我身旁稳稳当当的滑下了“陡坡”,虽说姿势不如“神仙”们潇洒,但霎时间我对他的景仰之情已如同东海万顷、巨浪滚滚。 
  
  在初学区折腾的最初几小时里,滑雪对我而言始终是折磨多过乐趣——即使是几乎只算平地的缓坡,往上挣扎的每一步都充满了艰辛,开始时几乎是前进半米就要后退一米,只觉得踩着和自己等高的两块钢板子,我惊天动地企图前进的姿势不比一只肥胖的企鹅更优雅;而下坡的时候无法控制的速度又太快,那些飞速朝我扑来又眨眼间被抛到身后的景物让我无法摆脱对失重的恐惧。虽然身在零下好几度的雪地中并且只穿着普通夹克,但费劲儿又紧张的练习还是让我一身热汗了。如此这般的反复练习多时,终于学会了如何刹车、转弯,下坡时双腿也总算不再那么僵直,好歹可以试着一左一右的兜兜圈子了。第一次真正能够自控停下,我开心得欢呼起来。当然其间,不知道已经摔了多少跤。 
  
  哥哥倒是一直平平稳稳的滑着,动作虽然生疏,但总是无惊也无险。快到午饭时候,他突然对我说要去T-Bar(中级区,因T型扶手而得名)试一次,令我无比惊诧兼担心。劝说无功只有站在边儿上守望,直到吊缆把他带到终于望不见的坡顶……好半天过去,他突然从身后拍拍我,回头看他很得意地冲我傻笑,“不过长一点而已,没什么”。我真是不懂,怎么他永远都能这样平平静静的一鸣惊人,大概“泰山崩于前而不色变“的就是他的前世吧。 
  
  不过看他安然归来,再一次的激起了我想要冒险的冲动。想来哥哥的心中,大概从不会有“冒险”的想法的,他决定做,就是因为他对自己有把握才做;而我更多的是虽然怕也要去冒把险——大约我的潜意识中冒险的结果都还不错吧。无论孰是孰非,只不免有趣而已——同食茶饭羹汤,而性格却迥异至此。 
  
于是午饭后跟着哥哥并肩上了T-bar。人只用站直,从钢缆上倒垂下来的T型扶手从背后分别托住我们稳稳的向坡顶滑去。大约十分钟后难题来了:必须在松开T-BAR的同时顺着前进的惯性左转上坡道,否则会挡住后面上来的人;但是看时容易做时就难了,一松开T-BAR我根本掌握不了平衡,稀里哗啦的摔了个人仰板翻,半天也爬不起来,害得管理员停掉缆绳来扶我。好容易站定,一望眼前绵长起伏的雪坡、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从头皮直寒到脚尖!——天哪!他居然告诉我“不过长一点”!!!可是事到如今已经没有退路了,哥哥转过头来示意我可以开始,一横心我抱着视死如归的壮烈往后一撑滑雪杆,立刻听见寒风在耳畔呼啸,心脏仿佛冲出了胸腔。好在遭遇过第一次的恐惧,这次我好歹还能控制得住自己的嗓子不要惊扰众生;只拼命将脚尖内并,期望减低下冲的速度,祈祷别扑向那些无辜的人们和他们同归于尽。就这样我风驰电掣的冲到了坡底,巨大的惯性又把我推上第一次摔跤的那个陡坡——哪知只上了一半惯性竟然耗尽、瞬间的停止后我没有丝毫办法的倒滑下去……最后,这次冒险终于以七仰八叉的又摔了个大跟斗作为结束。不过,当心律恢复如常,我的满腔壮烈忽然转变为一种侥幸逃过死劫的快感,并且,总算尝到一丝滑雪的乐趣——太刺激了!!!于是拉起哥哥“再向雪山行”。一路看那些全副武装的小将们大显身手,最小的不过五岁左右,甚至还有一个恐怕只有两岁多的小妹妹,拖着爸爸伸给她的滑雪杆,好开心好开心的咯咯笑着从我们身边滑下去,实在令我惊叹不已!!为什么,为什么在这片美丽童话世界中、只有我才好似在生死线间穿梭呢? 
 


 T-bar区
  
  到四点多钟结束时,我们已经滑过很多次T-Bar了,哥哥说我比他第一次的进展要大很多;的确,当眼中一片雪白的飞速俯冲时,我已经可以感受得到空气的清新、山林的美妙,还有速度的魅力。只是离去时,回望黑区深入云端的雪峰,依然让我的双腿,悄悄的、悄悄的发软。 
  
后记:本来一直嚷嚷要坐缆车上到黑区峰顶去“一览众山小”——虽然俺不敢滑下坡,还不能再原路坐回来么?可是哥哥坚决不准我去给他丢那个人,于是终于没能得逞。想着密林深处的风光、想着峰顶云雾缭绕的仙界、想着本来可以白坐那么久一趟缆车、却居然没有占到的大好便宜,心疼了好久、好久。 
已有956人阅读

生活玩乐

24小时人气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