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大“毕女郎”,看一个男人一生中想要的七种女人

多伦多妈妈网编 作者:虎小久 来源:本网论坛 2012-06-18 22:08
多伦多举行毕加索画展,掀起了一股毕加索热,虎小久对毕加索的生平也感 ..
 
多伦多举行毕加索画展,掀起了一股毕加索热,虎小久对毕加索的生平也感兴趣。这个和毛泽东同时代的伟人,其创造力和需求都是旺盛的,一个男人一辈子想要得到一种女人,都很困难,他却要了七个。
 
 

 
这七个女人,与毕加索共同创作了那些绝世画作,这七个女人创造了毕加索。我们常常问:一个男人到底要什么样的女人他才满足?他总是沾花惹草、寻花问柳、始乱终弃。那么上帝做了个实验,我降生一个最有魅力的男人,可以左右女人的男人,可以任意取舍,随意抛弃,我们看看他都先后抓了什么样的女人,又丢了什么样的女人。
 
 
即可知晓。
 
 
第一毕女郎:费尔兰多(Fernande Oliver)
 
 


 
年轻的毕加索闯荡巴黎,就好像现在住在多伦多皇后街一带的流浪艺术家一样,满怀希望,却也穷困潦倒。这时,那种身材性感,有点病态,随时点根烟抽,有帅哥就可以跟着走,活泼好动,没什么前途的放荡女孩,是很招人喜欢的。这种女孩活在底层,活在当下,讲究快乐至上,不考虑明天。
 
 
毕加索和她生活在一起,也变得快乐起来,蓝色忧郁的画风,也变得粉红欢快起来。
 
 
每个男人骨子里,尤其是年轻时,都喜欢遇见一个特别放荡的女孩。这也不是件坏事,可以让他激情四射,当然如果你没有向上的追求,也容易陷糜烂颓废。
 
 
毕加索是这样糜烂颓废的人吗?不是。所以有了第二毕女郎。
 
 
第二毕女郎:伊娃(Eva Gouel)
 



 
 
她其实不叫伊娃,是毕加索同在巴黎闯荡的一个青年艺术家的女朋友。男人潜意思里,总会注意打量朋友的女人,去寻找她身上那些自己女人身上没有的优点。也许伊娃身上没有那种放荡气质,而有些向上进取的东西,至少她会是那种推动男友,鼓励支持自己的男人往上走的那种女人。两相比较,费尔兰多黯然失色。
 
 
“朋友妻,不可欺”,这句话的背后,就是很多男人会欺朋友的妻子。夺人所爱,也很有成就感。他甚至给她取个新名字,伊娃,那就是毕加索我的了。
 
 
毕加索在这种向上的友谊支持下,参观卢浮宫、地中海的黑人雕像等,画风为之一改,创立了立体主义。
 
 
可惜他们在一起四年,伊娃就得肺结核死了。正所谓,天道不欺。伊娃告诉我们,男人想要得到的第二种女人,是那种给你友谊、推动型的女人,这种女人往往也能得到男人的尊敬,尤其是在他成功前你就死了。
 
 
第三毕女郎:欧嘉(Olga Khokhlova)
 



 
 
作为立体主义画派的开山鼻祖之一,毕加索已经在巴黎创下一定名气。他被邀请去一些高雅场合,爱上了巴黎的芭蕾舞演员欧嘉。欧嘉出身名门,举止优雅,雍容华贵。每个男人都想要一个书香门第、良好教养、有艺术气息的贵妇。出入高档场合,可为“正妻”。
 
 
这个时候的毕加索,有了正妻,晋升巴黎上流社会,往来于名流之间。这个时候他三十六岁,已经是个成功名士的形象。但他本质上是个来自西班牙的放浪的拉丁男人。在上流社会混久了,感觉到太多束缚,加之人到中年,功成名就,他现在需要第四种女人。
 
 
 
 
第四毕女郎:玛丽(Marie-Thérèse Walter)
 



 
 
玛丽当时17岁,有一头漂亮的金发,运动员的身材,精力充沛。她就是那种男人还没成功时幻想,一旦成功就想拥有的女人,比如年轻漂亮、身材高挑性感的模特。这些女人都上了一定档次,拥有她们,似乎是男人成功的标志。而那些还像毕加索当年一样混迹在多伦多皇后西街一带涂鸦的青年人,是得不到这样的美人青睐的。
 
 
这样的女孩,可以满足一个男人所有的性幻想。毕加索疯狂地画了她好多的形象。都是在恣意、慵懒中,透露出一种骨子里的风骚、性感。毕加索浸淫其中,长达八年。
 
 
可是久了,就腻了。因为这样的女人往往无知,往往缺乏交流。男人到了一定年纪,就觉得她们是低智商的庸俗动物。
 
 
 
 
第五毕女郎:多拉(Dora Maar)
 



 
 
多拉,作为一个知性女性的形象,走入毕加索的世界。多拉本人也是个艺术家、摄影家,对世界有自己的一套见解和看法。对毕加索的画作,也能指指点点,说的头头是道。毕加索发现智慧之美。有智慧的女人,可以与你分享的女人,更加可以深入你心,而不是一般靠感官的刺激享受带来的愉悦可以比拟的。
 
 
多拉是毕加索的红粉知己。在她的影响下,毕加索完成《格尔尼卡》这样最著名的画作。这个时候,毕加索的地位已如日中天。就是他随便画坨屎,社会名流们也可以静静做那里鉴赏半天。可是多拉胆敢说,这真的就是一坨屎啊。
 
 
两人都太聪明,就会争吵。毕加索开始觉得多拉越来越讨厌。红粉知己型也遭到抛弃。这个故事告诉我们,红粉知己型,要保持一定的距离,如果走得太近,事无巨细,容易引起龌龊。
 
 
这个时候的毕加索,只需要崇拜者。
 
 
 
 
第六毕女郎:弗朗科伊斯(Françoise Gilot)
 



 
 
二战前后,毕加索已到六十岁左右,他已经是世界上顶级大师,全世界争相购买他的画作。他就像当年的唐伯虎一样,想要银子就画两张。他的地位无可撼动无人可以质疑。人们只有仰望他。包括女人。
 
 
弗朗科伊斯当时21岁时,是个学画画的年轻学生。她崇拜毕加索,毕加索现在不是跟她分享,而是教育她一切事情,从绘画艺术,到床上的技巧,到对女人的评价。毕加索说:“女人只有两种”,那女人就只有两种。毕加索说,一种是女神,一种是脚垫,那就真的一种是女神,一种是脚垫。可是可怜的弗朗科伊斯,究竟能做毕加索的女神还是脚垫呢?
 
 
她既不愿做毕加索的脚垫,又做不成毕加索的女神,那她能做什么?还好她聪明,她把毕加索甩了,正儿八经去嫁了个别人。这个名声一直流到今天,让她觉得当初的自己很英明。在毕加索的七大情人里,死得死,疯得疯,从来只有毕加索抛弃女人,没有女人肯平抛弃毕加索,她做到了,而且她是唯一一个还健康幸福活着的毕女郎。
 
 
第七毕女郎:杰奎琳(Jacqueline Roque )
 
 


 
 
崇拜者弗朗科伊斯主动抛弃了他,毕加索会不会受到深深地挫败,从神坛下走了下来。再加上他年事已高,七十二岁了,开始回首人生,把以前的六大毕女郎一一细数,会不会觉得自己有些地方做得不地道。这个时候,身体也没那么强了,他就像要个平静如亚维农少女一样的农妇,好好过日子,安安静静的,既不仰视自己,也很尊重自己,对自己非常体贴温顺的女人。
 
 
他在一家陶器店看见了,杰奎琳,27岁,陶器店销售员,对艺术涉猎不深,但也在艺术的边缘。年轻,漂亮,温顺,安静,就是她了。毕加索和她一起度过七年,七年之痒过了问题也不太,so far so good,就结婚了。他们在一起度过了二十年,相濡以沫,直到1973年毕加索去世。
 
 
毕加索在最后的二十年人生回归传统,静享天伦之乐。
 
 
 
 
从毕加索要七个女人,欲求才满,我们可以看出,男人需要七种女人,或者男人最想要的女人要有七个特质:有放荡病态的一面,最好在卧室,最好只对他自己,绝对不能对外人;不一定自己上进,但是会给男人以友谊、支持,尤其是在他事业起步需要鼓励的时候;出入正是场合,能够端庄稳重,显示出自己的学识、教养、甚至艺术气质;外形要漂亮、性感,无论是带出去,还是驾驶着,都好像名贵跑车的感觉;要有一定的智慧,理解自己的思想,可以对世界对自己的事业进行一些对话,不要一说什么,都显得很无知;但也不能显得比男人更高明,什么都要跟男人争个是非曲直,让女人指着鼻子说你错了,是让男人受不了的。他喜欢一个倾听者,一个崇拜者,当他发表了一些自以为有见地的高论时,你要装作很欣赏,去赞扬他,好像挺崇拜似的。最后,你要恨温柔体贴,在他需要你活泼的时候非常活泼,在他需要安静的时候,你非常的安静,有时你得看起来像母亲一样伟大,像母亲包容孩子一样包容他。
 
 
当然,你不要忘记了,要时不时人来疯似的,把以上七点翻来覆去轮回一下。如果你是这样一个女人,不光是毕加索,任何一个男人都离不开你了。
 
 
 
 
 
 
 
 
 
 
 
 
 
 
 
 
 
 
 
 
 

文艺沙龙

24小时人气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