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加拿大打工,我的组是个“小小联合国”

多伦多妈妈网编 作者:加拿大知青 2019-02-24 10:38
在加拿大没打过工,你都不好意叫自己加拿大知青。我去过的最有意思的工厂,是一家办公家具厂,在那里我遇到了最有意思的工友,而我的工友们, ..



 
在加拿大没打过工,你都不好意叫自己加拿大知青。我去过的最有意思的工厂,是一家办公家具厂,在那里我遇到了最有意思的工友,而我的工友们,就是一个“小联合国”。
 
办公家具做好了,要送给联合国总部,还有Google,虽然大家只拿11、12元,可每个人都还有些小骄傲。前头印巴人组装好家具,后面菲律宾娣娣(姐妹)做了质检,就到了我们这最后一道环节,打包运走。
 
我们这一组,就在工厂中间,是“小小联合国”的舞台。一个菲律宾小哥,是我们中唯一拥有“独立办公桌”的人,他负责切割用于包装的纸板。一把裁纸刀,在他手里玩得出神入化,一看就是在这儿有年头了。
 
话不多,偶尔比划一下小李他妈的飞刀,吓到了你就伸出个流氓手指冲你笑,让人想到菲律宾版李寻欢。
 
一个瘦得像个撇撇的越南小哥,喜欢背着手,手里拽着个tape gun,等办公家具一到,在他指点下,我把packing foam往办公桌柜上一包裹,他就熟练而飞快地用tape gun缠上透明胶。
 
过了一两天,我就知道,在这里packing,谁掌握tape gun,就好像餐馆的chief,那是老资格与权力的象征。



 
平日你搬家打包,肯定用过这玩意儿,你肯定会玩儿,可是到了工厂,到了包装组,这是一个新的规则,新的游戏。到了这儿,谁都在暗示你,你突然不会玩了,要老师傅教你怎么玩。可是当他“教会”你后,他每天还是拿在自己手里。
 
也很奇怪,这个gun,永远只出现最多不超过2个。一个还是坏的,只有一个是好的。好的那一个,就是权力的象征。




 
越南小哥一开始看着严肃,实际上很逗比。他每次说英语,你都很替他担心,偏偏他每次还能把英语为母语的人逗笑。好笑的事情,你只要说几个单词,懂就行。
 
看我是Chinese,就和我特别亲,磕磕巴巴说普通话,讲在越南看过什么中国连续剧,什么《小燕子》,什么《康熙微服私访记》,知道说对了,他就很开心。我叫他“越南小燕子”吧。
 
最大的活宝,不是菲律宾李寻欢和越南小燕子,而是在我们身边推着车穿梭来穿梭去的两个大个儿。
 



 
从背影看,你以为是两个老黑,转过身来,你才知道,一个是牙买加老黑,一个是斯里兰卡大叔。
 
两个大叔,人手一推车。斯里兰卡大叔Raja负责从菲律宾姐妹那儿,把检查过的立柜,运到我们这儿包装,牙买加老黑(我叫他包公),负责把我们包装好的立柜,推到shipping。
 
两个人你来我往,风风火火。
 
牙买加包公每次回来,看我们得闲聊天,总会咋咋呼呼,大叫口头禅“What's going on over there?!” 把人吓得一惊一乍后,他就露出大白牙嘿嘿傻笑。
 
不仅在我们这儿叫,到了哪里他都叫。刚来时,我还以为他是supervisor,后来才知道,他只不过是我们组里唯一的正式工,supervisor是个放羊型,不太管事儿,就叫他看着点,他得了鸡毛当令箭。
 
久了后,发现他傻得可爱。往往吓到你后,他就跑过来听大家在聊什么。每当这时,越南小燕子就会叫他“go back to work”,他装模作样向菲律宾李寻欢求助,小李飞刀立即比划甩出一把飞刀,老黑假装愠怒,小李立即服软,拱手赔笑。
 
每个人都是戏精。
 
只有一个人,永远最勤勤恳恳,他就是我们这个厂里的大明星,斯里兰卡的Raja。很多印裔都叫Raja,本来是印度君主王公的称呼,可以简单比喻我们汉姓的“王”。
 
他叫Raja,可是他那忠顺、勤恳、卖力、可爱又好笑的样子,总让我想起猴子哈奴曼。
 
你叫他做什么,他都答应做什么,而且总是一副很愿意为你服务的样子。再重的柜子,他都可以一个人扛。他是一个停不下来的人,每当没什么事干,我们在那侃大山,他就到处找活,还很绅士地问:
 
“Sir, what can I do for you?”
 
你随便给他一份活,他就会开心地说,"Thank you for letting me help you."
 
Raja是我们整个工厂的开心果。因为他来者不拒,任劳任怨,帮你做事还不忘感谢你,以至于所有人只要有需要,不管哪个部门的,就叫他过来帮忙。
 
一时间,“Raja”、“Raja”、“Raja”的叫喊声,在工厂各个角落此起彼伏。他刚往东走,西边叫,刚往西走东边叫,每当此时,他就站在远地,调皮地大喊:
 
“Excuse me? There is only one raja here.”
 
哈奴曼为什么这么卖力?细一打听,知道他是最有可能下一个转正的人。在这个厂,下一个转正,就意味着是明星。转正可以涨多少工资呢?从11元一小时涨到12元一小时。
 
我是不会打多久,也会装模作样羡慕一下。偶尔也觉得,Raja可爱是可爱,是不是傻,有必要为了转正这么卖力吗?
 
后来熟了,和老黑经常坐Raja的车,发现他真是一个感性的哈奴曼。秋天里,开着车,看到街道旁的树木在寒风中摇曳落叶,他居然感叹那些树在suffering,他说得有多认真,我和老黑就笑得有多欢畅。
 
看他那么拼命,我以为他要养家,很缺钱,可他却开一辆好车,每天上下班走407收费高速。我很困惑,有一天就问小燕子,Raja到底什么背景?
 
越南小燕子神秘一笑,说了一句让我大吃一惊:
 
“Raja在士嘉堡有一整栋Aparment,是他买下来的。” 我以为他开玩笑,他能买一栋楼还在这儿辛苦打工,还干得这么卖力想转正?
 
我就干脆直接问Raja,听说你在士嘉堡有一栋楼?Raja不置可否。我问可以租房吗?
 
Raja笑笑,说我回去帮看看,还有没有。
 
我还是有些不信,就问老黑。老黑这个人很虎,但认真时却不会说谎。他说,这里大家都知道,Raja有一栋楼,我还去玩过呢。
 
原来是真的。Raja到这里打工,干活这么卖力,努力想转正,并为此自豪,不是因为缺钱,而是热爱生活。我说你有楼还在这里干,他似是而非地说了一句:
 
“人总要工作。”
 
接着,“Raja”、“Raja”的叫声,又在工厂里此起彼伏。
 
 
本文是多伦多妈妈网公众号《周六今夜秀》第十一期有奖征文。
作者简介:加拿大知青 ——
在多伦多度过的知青岁月。进过工厂,上过山,下过乡,却从未遇见过小芳。


   加拿大亲子故事、亲身经历、亲子体验、心得分享文章征集,要求发生在加拿大,既真实,又有秀,最新、原创、首发。投稿email: hutou_bang@gtamama.com
 
已有267人阅读

生活玩乐

24小时人气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