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闭症]孩子患自闭症妈妈同桌陪读5年 世间最重是母爱

  • 2014-11-20   梨花姐姐 来自加拿大 1250
    关键词: 自闭症

    (华西都市报)两岁时,家住内江市东兴区石子镇的邹富强被诊断出患有自闭症,多动、不爱说话,为了让强强跟上同龄人的学习步伐,他的母亲刘洪芬辞掉工作,从幼儿园到小学二年级,5年时间里坚持陪他一起读书,教他识字、交朋友。

      如今,9岁的强强不仅能考八九十分,也可以和几个同学交流玩耍。可是,今年4月他却被检查出患有白血病,因为病情加重,他目前危在旦夕,刘洪芬说:“我想捐献眼角膜,让孩子用另一种方式活下去。”

      大爱无言,母爱如水,这种爱,温柔而深沉。妈妈这两个字蕴含的含义,曾令无数人动容。黎巴嫩诗人纪伯伦曾说,“人的嘴唇所能发出的最甜美的字眼,就是母亲,最美好的呼唤,就是‘妈妈’。”这是文学的语言,亦是现实的反映。内江男孩两岁患自闭症,多动、不爱说话,为了不让他从同龄人中掉队,母亲与他同桌陪读5年。今年孩子9岁了,却诊患白血病危在旦夕,妈妈忍痛决定替他捐献眼角膜,让他用另一种方式活下去。

      天堂没有疼痛,希望强强一路走好。但对于母亲刘洪芬,孩子的离开注定是久久不能承受之重。母亲的心中,孩子永远比自己更重要。这份重量,沉甸甸。怀胎十月,生他养他,将他拉扯大;孩子身患自闭,知他懂他,不言放弃当陪读妈妈;孩子病重,悲他疼他,感同身受却只能无力看着他离开。我们难以体会母亲刘洪芬承受的种种,但愿时间能快快抚慰这位母亲悲痛的心灵。

      歌颂母爱,不止于感动,而要在其中照见自己。初闻强强和妈妈的故事,让我不由得记起1998年读小学时,班主任组织全班同学观看电影《妈妈再爱我一次》。当时电影放到一半时,有不少女生就哭了,而很多男生都稳住不哭,有的还说别人“看电影都哭”。不料电影快要结局时——长大的儿子终于找到了“疯娘”——1个班30多个学生,不管男生还是女生,早已哭成了一片。当时只觉得情不自禁,等自己长大了才知道,当年不只是我们那些小毛孩,连很多成人,几乎每个从电影院里走出来的人,手里都攥着哭湿的手帕。而记忆里的这次集体挥泪,或许正是母爱,这个亘古不变的字眼,在所有人心中引发了共鸣,它给善良的人们一个宣泄感情的窗口。正是如此,《妈妈再爱我一次》早已超越了电影本身,而是将母爱融入到一代人心中。

      再看强强和妈妈的故事,刘洪芬放弃工作陪伴儿子上学,5年如一日从未间断,如果说这还只是小爱,那么在儿子病危之际,她毅然决定帮孩子代捐眼角膜,让孩子的生命继续在他人身上延续,就是一种大爱无虞。虽然最终因强强身患白血病没有捐献成功,但这种姿态、这种无私却无声地影响了身边的人。

      狄更斯说:“爱能使世界转动。”不错,妈妈对强强的爱正是发生在我们身边的榜样,因为靠得如此之近,我们不仅感动不已,且能对照自身。

回复